笔业新闻 | 笔业产品 | 笔业企业 | 笔业会展 | 笔业品牌 | 笔业商机 | 笔业招聘 | 企业门户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笔业网! 请登录免费注册
上海英雄集团
生意社
寻找“活教育”的时代之光
http://www.pen168.com 2018-04-16 16:43:11 中国教育报

园标: 园训:一切为儿童

首任园长 陈鹤琴 中国近代著名教育家、儿童心理学家

现任园长 崔利玲 正高级教师,国家督学,江苏省特级教师、全国名校长

自一九九九年起,鼓楼幼儿园坚持每年带孩子们到农村开展社会实践活动,践行陈鹤琴“大自然、大社会,都是活教材”的理念。

拉黄包车

放风筝

搭积木

一群小画家 本版图片由南京市鼓楼幼儿园提供

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幼儿园何以称为名园,大概也有几个“不在”和“有”。幼儿园不在豪华园舍,有适宜儿童的环境则名;幼儿园不在规模声势,有追随儿童的良师则名;幼儿园不在历史多久,有历久弥新的文化则名。名园不为名而生、不为名所累,而为儿童所忧、为儿童所喜。名园就像一个长大的儿童,静静地立在那里,召唤我们用一颗童心去看。

学前周刊今起推出名园系列报道,带您走进名园,寻找名园的美。——编者

印象

南京市鼓楼幼儿园由我国著名教育家、儿童心理学家陈鹤琴先生于1923年创办,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幼儿教育实验研究中心,以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幼教道路为办园宗旨。鼓幼人的科学研究精神从幼儿园创办初期到现在,世代相传,鼓幼也从历史名园走向了现代名园,获得了多项荣誉称号,成为教学科研并重、内外交流广泛、教育改革领先的现代化幼儿园。

愿做大田那粒麦

——记南京市鼓楼幼儿园文化之魂

本报记者 纪秀君

在2400多年历史的六朝古都南京,有一座雄伟壮观的古建筑——鼓楼,鼓楼高岗之上,更有一个名闻世界的儿童天地——南京市鼓楼幼儿园。走进鼓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汉白玉塑像,这就是鼓楼幼儿园的创始人、中国近代著名教育家、儿童心理学家陈鹤琴先生的塑像。

自1923年创办至今,鼓幼前后共有八任园长。作为第八任园长,在前辈身上,崔利玲看到了鼓幼人对陈鹤琴园长的尊重、感激与思念,她传承科学研究的精神,以“活教育”为文化之根,在百年老园中辛勤耕耘、播种,“让责任延续,让麦田永存”,成为她的座右铭。

传承“科学实验”精神

1919年,陈鹤琴从美国学成归国,受聘于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国立东南大学,担任儿童教育学、儿童心理学教授。1923年的春天,陈鹤琴在自己的家中创办了鼓楼幼稚园,并亲自担任园长。在鼓楼幼稚园这块实验田里,陈鹤琴有三大计划:建筑中国化的幼稚园园舍、改造西洋的玩具使之中国化、创造中国幼稚园的全部活动。

很多到鼓幼观摩的同行都好奇:鼓幼的老师为什么始终满怀热情、积极主动地投身于研究和实践?鼓幼有什么神奇的精神力量?鼓幼人认为,那就是从陈鹤琴建园时期就形成的科学实验的研究精神。科学实验的研究精神是鼓幼的文化之一,是其保持生命活力的源泉。研究精神不断唤醒鼓幼的教师,将“活教育”“幼童本位”等价值观的血液传输到幼儿园的每个角落,引领幼儿园向着科学幼儿教育的方向行进,召唤着鼓幼人持续提升专业素养,不断拼搏、创新、向前迈进。

鼓幼人在不断的实践中,集聚园内各类研究的成果,一切以事实说话,以研究先行。例如,幼小衔接研究科学地回答了幼儿园孩子要不要提前识字、要不要学汉语拼音的问题;游戏区域创设研究科学地回答了原材料、半成品材料、成品材料的占比关系;儿童自主性研究科学地回答了如何向游戏三小时迈进……鼓幼人的研究精神,让鼓幼有了不断前进和发展的基础。

现任园长崔利玲是1982年从南京市幼儿师范毕业来到鼓幼的。两年后,她考入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学前教育专业。在一次《中国教育史》的作业上,唐淑教授这样批注:“你来自鼓楼幼儿园,你有责任了解陈鹤琴,了解他的教育思想,了解他的宝贵遗产,了解他对中国幼儿教育作出的卓越贡献。”崔利玲很受触动。

回到鼓幼的第一年,恰逢幼儿园新建教学楼,教学房舍严重缺乏,崔利玲所在的班级临时在陈鹤琴故居的客厅过渡,这里是陈鹤琴当年创办鼓楼幼稚园时招收第一批孩子的地方。就在30平方米的客厅和陈鹤琴亲手栽种的瓜子黄杨边,她开始了教师职业生涯的第一个研究项目——“游戏和幼儿社会性的发展”研究。崔利玲移植了大学《社会心理学》教程中有关观察、调查、实验的方法,对儿童在游戏中的社会性发展按年龄段进行评定和分析,提出了比较适切的教育对策与发展目标。

鼓幼早期实验中教师的理论功底、研究态度、实干精神,不仅影响着崔利玲,也感染着一代代的鼓幼人。科学研究,已成为鼓幼精神。

传播“活教育”思想

陈鹤琴多次提及办幼稚教育就是要大田种麦,办鼓楼幼稚园就是要为大田提供中国麦种,让全国城乡幼稚园都能受到科学的启蒙教育。陈鹤琴在单元教学实验研究的同时,牵头成立了南京幼稚教育社、中华儿童教育社等社团,集聚众人的智慧研究儿童,促进幼稚教育的发展。

陈鹤琴在鼓楼幼稚园实验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一套适合时代需要、符合民族精神的“活教育”理论体系。“活教育”作为中国近代新旧教育变革的产物,其理论不仅影响了当年幼稚教育的发展,也引导着近百年中国学前教育的发展。

2009年,江苏省启动“江苏人民教育家培养工程”,崔利玲作为幼教唯一人选成为首批培养对象。在博导级导师团指导下,崔利玲开始梳理思想、提炼智慧、孕育主张,“活教育”成为导师们与崔利玲一同挖掘与坚守的文化之根。“活教育”是鼓幼繁衍、发展的精神养料,蕴含着丰富的课程资源,导师团试图让大师的思想精华在当代继续“活”起来。

这些年,除了开展全国教育规划课题“沿着活教育的轨迹找寻幼儿园历史文化图谱”的研究,鼓幼还梳理百年办园历史,编写了与“活教育”相关的《单元课程的实践建构》《沿着活教育的轨迹前行》等数百册论著、教材、读物,组建了“活教育”共同体、“琴声悠扬”教师志愿者联盟,放大科学幼儿教育的声音。为了让幼教同行了解“活教育”,崔利玲将私立鼓楼幼稚园旧址复原,建成鼓楼幼儿园园史室、陈鹤琴纪念室、活教育思想研究所、校友接待室,将陈鹤琴故居变成“活教育”历史文化遗产的继承地、传播地、创新地,成为中国幼教的一张名片。

如今,陈鹤琴故居每年都要接待海内外幼教同行数千人,人们要走进校友接待室坐一坐,因为这里是陈鹤琴创办鼓楼幼稚园的地方;人们要在陈鹤琴塑像前留影,因为他是中国幼儿教育的奠基人;人们要在鼓幼的大门前合影,因为这是中国最早的幼儿教育的实验田。

崔利玲说:“作为‘活教育’的受益者、传承者,我们要坚守幼儿园文化之根,将其镌刻在灵魂深处,种植在血液之中。”

重拾“单元课程”研究

“活教育”理论,是陈鹤琴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它不仅是鼓幼坚守科学幼儿教育的基础性理论,更成为源自陈鹤琴的“中心制的单元教学”不断变革的实验火种。

上世纪80年代起,鼓幼置身教育改革的浪潮,再一次踏上单元课程建构与发展的征程。在早期单元教学实验的基础上,新一轮的课程研究将“活教育”作为文化之根,坚持“幼童本位”的儿童立场,以“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大自然、大社会,都是活教材”“做中学、做中教、做中求进步”为目标,通过集体化、小组化、个体化三个阶段,探寻适合中国国情的、科学化、大众化的课程之路。

在不断的研究中,鼓幼的研究者们遵循“预设为主、生成为辅”的编制策略,注重教育内容的“鲜活”、形式的“灵活”、效果的“激活”,探索出“走出校园,生活在前”“经验先行,探究在前”“分层指导,儿童在前”的主动学习教育策略,提出了“半程示范法”“家园共育101条主张”“一日生活皆课程”等理念,让教育过程成为儿童自发生成、自愿参与、主动探索、自主建构的过程,体现了“活”的教育思想和改革精神,形成了鲜明的园本课程特色。

现在,许多幼教工作者都这样评价崔利玲:坚持自己的理想、坚持自己的研究、坚持自己的特色、坚持不断发展。单元课程的再构也让崔利玲的研究团队喜获硕果,先后获江苏省基础教育教学成果特等奖、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

单元课程再构三阶段

南京市鼓楼幼儿园园长 崔利玲

鼓楼幼儿园办学初始,创始人陈鹤琴先生就从中国国情出发,积极学习和引进西方进步主义的教育思想,改革传统教育,其中,中心制的单元教学对我国早期幼儿园课程实践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成为中国化、科学化幼儿教育的先声。遗憾的是,20世纪50年代后,鼓幼一度失去了课程研究的主动权。1988年起,我成为第八任园长后,与课程组实验团队一同重新开展“单元课程”的研究。

30年来,单元课程以“活教育”思想为理论支撑,通过集体化、小组化、个体化三个阶段,尝试内容从“预设”转向“生成”,资源从“教学具”转向“场景”,评价从“结果”转向“生成”,重点从“教学”转向“一日生活”,体现“活教育”的教育思想和改革精神。

第一阶段:

以紧密的单元“链”,搭建儿童适宜学习的框架

单元课程实践研究起步时,正值市场经济转型时期,人们对“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谬论误读以及独生子女政策带来的早期教育狂潮,影响了学前教育机构的科学教育方向。

针对幼儿园分科教学模式的弊端以及忽视儿童的现象,课程组提出“社会中心、生活教育、主动学习”等改革实践设想,梳理出以时间为节点,以儿童发展需求、发展因素为坐标体系,整个的、融为一体的、有系统的、渐进的课程编制思想,以此架构单元的目标、内容、方法、师幼关系、评价等,构成完整的教育体系。教师再根据教育规律、儿童发展需要、社会对儿童的要求、季节时令等,选编好三年六学期的课程单元内容组成备选单元,形成126个环环相续、螺旋形上升的单元链。这样的设计大单元中包含小单元,内容更加丰富,时间更加合理,方法更加科学。

第二阶段:

以舒展的单元“网”,促进儿童有意义的成长

第一阶段问题的化解与特点的呈现,让单元课程在幼教界获得好评。随着教师专业水平的提高和国外幼教理论的融入,课程组发现了一个大问题:研究考虑了教师的“教”,忽略了儿童的“学”;注重了预先“设计”,忽略了儿童新的兴趣点。团队再次以儿童的“学”为方向调整,一是课程组提供的单元每学期最多使用70%,另外至少30%的单元需要班级教师根据本班儿童的发展与需求自行拟定,体现出班本特色。二是如果使用课程组提供的单元内容,实施者也要根据本班儿童的发展需要,至少调整三分之一的内容,以适应儿童学习的需求。

第二阶段的调整,突出了关键理念追求:“预设为主,生成为辅”,课程编制更加重视儿童发展进程中的需求。除了保持原有的横向关联性,更突出了纵向逻辑性,形成横向互为关联、纵向循序渐进的教育格局。课程的编排采取经纬坐标对应式,经线坐标为社会文化需要传递的、对应儿童年龄特点的知识内容,纬线坐标为学科逻辑体系架构的、对应教育规律的内容,竭力让单元内容既有“五指活动”的痕迹,又保证儿童学习的阶梯式进程。

第三阶段:

以弥漫的单元“云”,还给儿童快乐的游戏童年

第三阶段的课程实践目前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其课程设计的核心均围绕儿童。如果说第二阶段的课程设计的“单元网”是带着孩子前后左右探索、寻找最合适的学习方向的话,课程团队希望“单元网”在第三阶段变成四处弥漫、变化莫测的单元“云”,让“五指活动”犹如云中的小水滴,任意地融入任何想融入的水珠中,将最合适的、最有意义的内容带进儿童的心灵。

单元课程秉承陈鹤琴“一切为儿童”的夙愿,坚持“幼童本位”的儿童观。这里的本位,不是放任或束缚的本位,而是大人们对儿童的尊重和信任的本位,是基于心理学、教育学基础之上的科学施教的本位。它时刻提醒老师们摒弃成人的逻辑,尊重儿童的天性,以儿童为中心,用儿童的眼睛去看、去听、去感受,让儿童自己探究、观察、实验、发现。

在“活教育”的实施中,老师们明确自己的“责任是引发,工作是供给,任务是指导,态度是欣赏”,指导的目的是发扬儿童的才能,不是抑制儿童的活动。他们力图沿着儿童行为、语言、态度给予的线索找寻合适的教育策略,通过差异化的间接或直接的指导,支持并促进每个儿童在原有基础上实现尽可能多的、最大化的发展。

冲破园所的束缚,办没有围墙的幼儿园,是“活教育”给予单元课程的启迪。在课程实施中,老师们可以随时随地冲破班级大门、幼儿园大门,带领孩子们到自然中、到社会生活中,把幼儿园变成活的乐园,把乐园变成生活的家园,实现让儿童活泼地成长。

专家点评

传承“活教育”是一场挑战

虞永平

作为陈鹤琴先生创办的实验幼儿园,鼓楼幼儿园诞生了单元课程和“活教育”,为发扬光大陈鹤琴留下的理论和实践作出了突出贡献。崔利玲园长进入鼓楼幼儿园的时候,正值改革开放的初期,陈鹤琴的教育思想正重新回归幼教领域,让陈鹤琴的思想转化为现实的幼教实践,是一场挑战和考验。崔园长从普通教师到园长的经历,就是学习和践行、创新和传播陈鹤琴教育思想的过程,也是她个人成长为幼教领域的领路人的过程。崔园长带领她的团队一直坚守着让陈鹤琴教育思想不断发扬光大的重大责任,成为中国幼教领域一个引人注目的开创性研究和实践的团队。

(作者系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南京师范大学教授)

合理诠释,让中国幼教更中国

周兢

今天的鼓楼幼儿园,秉承了陈鹤琴先生“幼童本位”的儿童观,继续走适合中国国情的、科学化、大众化的幼教之路。令人赞叹的是,他们的继承不是一味地因循守旧,而是根据时代的发展、儿童成长的需要,不断推陈出新建立起可持续发展的课程体系。我们看到今天的鼓楼幼儿园,坚持对“活教育”理论做出符合时代的诠释,以儿童发展需求与发展因素为坐标体系,架构单元的目标、内容、方法、师幼关系、评价等完整的教育体系;我们也看到园长带领课程团队,将研究教师的“教”转向研究儿童的“学”,逐步形成“预设为主,生成为辅”的课程状态,充分关照儿童的学习兴趣与需求。

(作者系世界学前教育组织中国委员会执行主席、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在坚守中创新和超越

杨九俊

鼓楼幼儿园在课程建构中秉承了陈鹤琴先生的教育思想,保持了单元教学当年的雏形,但是,这种坚守并不是因循守旧,而是不断创新,有鲜活的时代意义。作为鼓楼幼儿园的现任园长,崔利玲率领的团队在单元课程的实施中,努力在不断变化的社会场景中,创造性地运用“活教育”思想。她提出的“一日生活皆课程”理念,提醒教育管理者重视生活、重视游戏、重视设施设备的保障,充分、科学的活动安排让孩子们在快乐中成长。她提出的“家园共育101条主张”,真正实现了陈鹤琴“幼稚教育是幼儿园与家庭共同的责任”的愿望。

(作者系江苏省教育学会会长、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教育报》2018年04月15日第4版 版名:学前周刊·名园

文章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