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业新闻 | 笔业产品 | 笔业企业 | 笔业会展 | 笔业品牌 | 笔业商机 | 笔业招聘 | 企业门户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笔业网! 请登录免费注册
上海英雄集团
生意社
家教O2O幸存者的新活法 在线和上门服务结合是趋势
http://www.pen168.com 2018-03-08 09:16:20 新浪综合

  在线教育商业模式的探索给创业者们留下深刻的经验和教训,2014-2015年家教O2O的投资热潮,催生了一大批企业。然而,这些企业绝大部分没有探索出可行的商业模式。大量给老师补贴而资金难以回收,家教O2O平台纷纷转型。在业界对家教O2O不再看好之际,轻轻家教继续做上门家教业务,并宣布家课堂教学模式。轻轻家教这个家教O2O的幸存者,能否把这种模式进行到底,轻轻家教扩张的背后有什么隐忧,业界专家对此进行了解析。

  家教O2O死而不死

  2014-2015年可以说是家教O2O品牌的井喷期,有业内人士统计,大概有100多家家教O2O企业应运而生。家教O2O三大品牌跟谁学、请他教、轻轻家教都创办于2014年。原新东方执行总裁陈向东创办了家教O2O平台“跟谁学”,草根创业者陈远河创办了“请他教”,昂立教育创始人刘常科和精锐教育创始人胡国志联合创办了“轻轻家教”。随后疯狂老师等家教O2O品牌出现。“你上课我补贴”是这些家教O2O获取流量的主要方式,然而,靠补贴很难积累大量忠诚的用户。

  2016年,家教O2O颓势明显,大部分家教O2O企业寻求转型,有的甚至直接“阵亡”。2016年3月,跟谁学发布天校系统,为培训机构服务。2016年6月,有媒体曝出请他教放弃家教O2O业务,转型做线下儿童托管服务。疯狂老师,这家对外宣称2015年8月老师平均收入为27936元的家教O2O品牌,在2017年转型线下。

  对于家教O2O商业模式难走通的事实,新东方教育科技董事长俞敏洪做过解析,他表示,家教O2O中老师上门服务,家长不用送孩子到教室,这种模式解决了家长的时间痛点,但是又创造了几个新的痛点,比如说,家长如何从几十万教师中选择水平最高的、老师到家里和孩子相处的安全问题、路上教师的交通成本和时间成本问题等。

  业内资深人士对于家教O2O的这种商业模式持有和俞敏洪相似的观点。在业界看来,家教O2O模式被判了死刑。然而,日前刘常科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2017年12月,轻轻家教的月营收为1亿元,其中上门家教一对一达到8000万元营收,在线辅导营收达到2000万元。

  据了解,轻轻家教成立于2014年,曾连续获得红杉资本、IDG资本、挚信资本等知名机构以及国内教育培训业巨头好未来的投资。三年来轻轻家教“家课堂”已经累计为全国15万家庭的孩子提供在家授课服务超过500万小时。

  教学服务数据能挽救O2O?

  家教O2O模式中,对于路途远的时间成本和交通成本高的问题轻轻家教如何解决?北京商报记者以家长身份在轻轻家教注册,向客服谈起家在北京海淀区五环外,孩子有上门家教的需求。尽管这位客服再三建议在线学习,原因是路途远,愿意上门的教师少,然而,这位客服经过一天多的寻觅,还是找到了一位愿意上门试讲的教师。

  谈到距离是阻碍家教O2O盈利模式的问题,刘常科坦言,路途远的家长送孩子去培训机构上课,家长的时间成本更高,在一线城市甚至可以达到7个多小时。对于路途远的学生,平台可以把距离市区远、彼此距离比较近的学生请一位老师在一天之内完成几次授课,同样可以节约时间。“羊毛出在羊身上”,家长可以提高价格来弥补教师的时间和交通成本。

  尽管刘常科谈到距离远近对于上门家教的影响不大,但是2015年轻轻家教在获得1亿美元融资之后,对外宣称的规划中提到“拓展线下场地资源,主要以社区为中心,最大限度帮助老师快速接单”。真格教育基金创始合伙人葛文伟认为,轻轻家教也意识到了距离是家教O2O发展的掣肘。

  家教O2O平台之所以不被业界看好,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平台上的教师和平台之间关系微妙,一旦教师成为网红,就会不依靠平台,靠自己的人气来授课赚钱。

  在刘常科看来,深度运营可以加深平台和教师之间的依赖关系。在教育企业刚开始做家教O2O的时候,平台提供的服务是信息匹配,供家长短时间内选择教师,节省选择的时间。后来随着平台的发展,家长在平台上完成支付功能。在这个阶段,由于平台和教师之间缺乏更强的黏性,很多家教O2O没有再探索下去就开始转型。轻轻家教把教学服务数据化,沉淀下来的数据是有商业价值的。刘常科举例称,一位教师为学生做教学服务,从第一节课开始,课前课中课后的评价在App中都有记录。这些数据积累下来形成评价体系,对教师就有了基本的画像,平台的教学顾问就能掌握这位教师适合教什么样的学生了。

  据了解,轻轻家教2015年宣称要整合线下培训机构,加入轻轻家教举办的明星教师学院。轻轻家教如何避免平台把教师培养成名师之后,教师多大程度还依赖平台,还是未知数。

  对于家教需求的低频次,有的家长找到合适的家教后,不经过平台私下产生交易的问题,刘常科表示,在轻轻家教平台上,一个教师试课率越高,平台给他的机会就越多。试课率低,平台推荐的机会就越少,而且平台会提高与该教师的分成。目前轻轻家教和教师的分成比例是25%,上门家教中,一线城市占比较高,并且小学生占到50%。“这说明一线城市‘80后’和‘90后’家长更看重自己的时间。”为了证明上门家教有较强的市场需求,刘常科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轻轻家教一个月上门服务的教学时间是30万小时。

  葛文伟表示,刘常科作为创业老将,和一些“80后”的创业者比,更加理性,轻轻家教是第一个停掉补贴的家教O2O,这使得企业保存了经济实力,之后轻轻家教发力线上,做在线直播。由于上门家教的客单价高,轻轻家教的营收规模还比较明显,但长期来看,轻轻家教转型线上也是大势所趋。

  在线和上门服务结合是趋势

  北京商报记者观察到,轻轻家教有教师上门、学生上门、在线辅导等几种形式。即便是学生上门,也是在教师的个人工作室或者在咖啡厅授课。按照刘常科的商业逻辑,这样节省了大量的房租成本。而学大教育做线下一对一规模不经济,和房租成本高、周一到周五闲置的商业模式有直接关联。

  目前轻轻家教发布家课堂的教学模式,是在探索线上和上门服务相结合的商业模式。根据学生的需求,一个月之内,或者上门教学3次、在线1次,或者上门1次、在线授课3次,根据学生需求而定。

  目前轻轻家教的在线课程中,在线一对一占50%,一对六的小班课占到50%。“将来在线是主要营收模式。”刘常科表示,目前轻轻家教处于跑马圈地阶段,还未实现盈利。

  对于轻轻家教的商业模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资深人士表示,上门家教的需求是有的,轻轻家教模式,是探索如何把供给侧老师的效率最大化,他认为,在社区内的上门家教O2O盈利前景较好,将来上门家教演化成线下家教和线上家教一体化的综合平台是大势所趋。

  移动互联网教育产业基金创始合伙人尉迟道坤认为,实践将证明一对一模式不经济、一对一上门的商业模式有待观察。教育机构生存依赖两个因素:一是比师资;二是比效率。好的师资通常不会选择一对一或上门服务。另外对于家教这样一个消费频次和重复度很高的产业,一旦形成名师,飞单将是无法回避的问题。从效率角度讲,互联网教育的根本途径是标准化,把一个名师完成的动作拆解成很多个普通师资完成的标准件或流水线工作,并且达到几乎相同的教学效果,这也许是轻轻家教应该走的方向。

文章关键字:

客服
热线

024-83959307
网站服务热线

生意
名片

微营销
拥有自己的手机名片